面对高昂的北上广深等城市房价,大力发展租赁市场被认为是缓解住房压力的重要手段之一。同时,从国外经验看,租赁是住房供应的“双引擎”之一,一般占据40%至60%的市场份额,很多居民一辈子租房。

然而,在我国“房改”以来近20年,住房供应基本是销售的“单极化”发展。随着城市化的快速推进,本应与销售市场并驾齐驱的租赁市场,乱象丛生、发展偏弱。突出表现在老百姓选择居住形式时,“重售轻租”,租赁是不得已的选择。同时,租房人权益缺乏保障,与产权人相比,租房者在享受城市公共服务上极其不对等。

因此,相比金融杠杆横行的住房市场,租房市场价格更能反映经济基本面,下一步如何增加房源、规范租赁市场、保护租客利益、降低租金,清除租房领域中的痛点,才是通过租赁市场解决住房问题所必须思考的问题。

实际上,现阶段我国住房租赁市场房源供给主体主要分为三类:第一类是地方政府此前建设并管理的公租房;第二类是住房租赁企业集中建设并提供的出租住房;第三类是个人房源出租,这部分也是租赁市场上供应的主体,这类房源主要由房地产中介机构来撮合承租人和出租人。

有关专家表示,租房市场供求结构错位,小户型、低总价的出租住房供求矛盾突出。这一“硬伤”短期内难以解决,但供给主体不成熟,中介服务体系缺乏专业、规范等“软件”问题的解决迫在眉睫。

庞大稳定的潜在房源,有望让租房痛点成为楼市发展的新增长点。化零为整,或将成为变化开始的第一步。房源向大的租赁机构集中,有利于稳定租金以及租赁关系。

我国住房租赁市场缺少机构出租者,而机构出租者在市场中起到了重要的示范作用。市场上专业化租赁机构足够多时,即可通过充分竞争形成市场化的租金水平。中国民众可能不再过于聚焦房价的涨跌波动,而会根据机构提供的租赁服务支付相应的租金,进入消费者为主导的市场化价格调节时代。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    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